主页 > 玩家电子 >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 募款盼赴日本参赛 >

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 募款盼赴日本参赛


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  募款盼赴日本参赛

10 年前圆圆回屏东玛家乡凉山部落成立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羽.击舞艺术」,带着孩子们在山上搭帐棚练习,最近他们募款想飞日本参加成团后第一次国际赛,自我挑战。

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  募款盼赴日本参赛

身分证已改为排湾族姓名慈姆达斯.达拉巴央,周遭的人仍叫她的乳名「圆圆」,圆圆说起回部落推广排湾族音乐艺术的过程说,「我们的故事很长」。

她从国中就参加原住民文化艺术团,经常国内外表演,一直到高职毕业,而后在高雄市业余原住民艺术表演团体指导 10 年,再转到工业区当女工约 7 年,圆圆自己的人生故事更长。

圆圆将自己定位在文化工作者,她说,离开都市的原住民艺术表演团,是因为她不想只是一个表演工作者,而希望从事排湾族音乐艺术的教育推广,民国 96 年回到凉山部落,向耆老学习排湾族古谣、音乐、歌舞,2 年后成立「羽.击舞艺术」,开始推广教学,再 2 年后正式向政府立案。

圆圆带着部落有意愿学习的青少年及弱势的单亲青少年孩童,教导排湾族古谣祭仪、打击乐、歌舞演练,并与詹依度在学习盖排湾族石板屋的课程中相遇,民国 103 年结婚,结婚后一起运作乐团。在都市长大的詹依度是屏东三地门乡马儿村的排湾族,也因为热爱自己的文化回部落重新学习。

「羽.击舞艺术」有 9 年的时间都是在山野间搭帐棚练习,或在南二高交流道下的空间练习击鼓。孩子从小学到高中,最少时 5 人,最多时达到 20、30 人,每週晚上 4 天伴着虫唧、月

排湾族第一支打击乐团  募款盼赴日本参赛

光和星光练习,同时野炊吃晚餐,在昏黄的帐棚灯光下写功课,圆圆和詹依度会为孩子课辅。

圆圆说,10 年来,来来去去的孩子约有 100 人。去年,圆圆想让孩子们有教室

,于是透过朋友获得一个车队协助募款,在部落里盖了一间铁皮屋;圆圆又自己写计画书向台湾心义工团争取到室内装潢,孩子们也一起动手盖自己的教室。

圆圆说,她从来都不想募款来支撑团队,这几年来,她与詹依度打工、摆摊卖红藜香肠,让孩子们能够学习自己的文化,但也不能让孩子们一直没有教室。

詹依度说:「我们不会读书,但对于自己的文化都下了功夫,要学习自己的文化就要在部落这个空间。」圆圆说:「部落里有耆老可以学习,文化就是生活,这是我一直跟孩子们强调的。」

圆圆一开始带着孩子们学习太鼓,后来自己设计乐器,将排湾族的陶壶製成铝製陶壶鼓,一年多前开始让孩子们练习,并且已设计竹弦鼓正在请人铸造。圆圆也曾与孩子们一同创作排湾族古谣结合西洋乐器,每年会推出一些小作品,参加各项创作乐舞及原创比赛。

目前就读屏东大学一年级的潘长娟是失亲的孩子,她说:「加入羽击舞,更让我看见真正的自己,学习甚幺叫做自己来,与团队一起经历着发生的所有一切,这是家,是充满爱的地方。」

「羽.击舞艺术」虽曾随着县府到国外推广屏东观光,但乐团一直都是表演,从没有参加过国际赛,圆圆得知今年 7 月「东京亚洲击乐艺术节暨第一届国际打击乐大赛」,与孩子们商量后,决定在募资平台募款,并以自己製的红藜、小米香肠及原住民艺品做回馈,希望能让团队成员看见国际上不一样的表演,参赛的成员除了圆圆夫妻外,还有 7 名国小、国高中和大学的团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