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识事例 >国能联同配鎗辅警突袭‧深夜撬厂查电錶‧牵走一包果酱 >

国能联同配鎗辅警突袭‧深夜撬厂查电錶‧牵走一包果酱


国能联同配鎗辅警突袭‧深夜撬厂查电錶‧牵走一包果酱(雪兰莪‧无拉港1日讯)一名食品加工厂东主投诉,约14名辅警及国家能源公司职员在凌晨时分前往他的工厂进行电錶突击检查,其中两人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攀爬篱笆进入工厂範围,并撬开其中一扇小窗口后,爬进工厂内检查电錶;经过一轮搜寻,却一无所获,仅留下一封“到此检查电錶”的通知信便离开,还顺手牵走一包黄梨酱。无拉港新村工业区的友爱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东主梁金安说,这批人员是在2月24日凌晨2时许,分乘4辆车到他的工厂。他于週二在雪州行政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史里肯邦岸区州议员欧阳捍华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在两人攀爬篱笆进入工厂範围之际,其余则在由保安人员开门让他们进入。撬开窗口进入食品工厂“这些人之中,有4人是辅警,其中两人还配鎗,其他人则是国能职员,有的穿着便衣。”他说,两人进入工厂範围后,直接走到一扇小窗口并撬开,然后其中一人在另一人的协助下,从窗口进入工厂内。他表示,保安人员见状,前往唤醒住在工厂后方的员工,并叫他们开门给这批人进入工厂内。他指出,他们在进入工厂后检查电錶,并在电錶上贴上警告不可触碰的贴纸及拍照,当中也有人打开置放在工厂里的食品加工材料;即一箱箱的黄梨酱,拿走一包已包装好的黄梨酱后,留下一张国能前来检查电錶的通知信后便离开,全程逗留大约1小时45分至2小时。国能拒道歉指有权检查他披露,他过后被告知国能等人前往工厂进行突击检查,依据通知信上的电话查询详情,并表达不满当中有人攀爬进入工厂範围,要求国能作出道歉。他称,国能沙亚南分局专捉偷电者专案小组(SEAL)的经理却口气强硬地表示国能有权力这幺做,且拒绝作出道歉。“在谘询无拉港新村工业区公会主席的意见后,我在2月25日向蕉赖警方报案。”梁金安同时也向欧阳捍华投诉,并声称会保留採取法律行动的权利。欧阳捍华斥形同破门贼欧阳捍华指出,国能此举乃是不专业的行为,与破门行窃的贼匪无异。他也证实,那些辅警是在没有获取临近警局的许可下,擅自展开行动。辅警未向警局取得批准“我已经向警方查询,他们表示,辅警在行动之前都必须向临近的警局取得批准,不过此案的辅警并没有这幺做。”他说,国能如果要进行电錶检查,大可以要求保安人员开门,不需要攀爬篱笆,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他表示,此事事态严重,并相信这已非第一次发生,因为这批人的手法显然很熟练。他声称,会就此事向国能总部提出投诉,要求他们给予合理的交待,并促请政府相关当局的执法人员改善形象及提高自己的专业。国能受邀拒出席记者会欧阳捍华也在现场,通过手机致电国能沙亚南分局专捉偷电的专案小组(SEAL)经理符英其(译音),向对方投诉此案,惟对方没有作出任何回答。“不过,对方表示会致电蕉赖区的国能负责人,并要求对方与投诉人联络,以便展开会议,对这起事件作出解释。”梁金安声称,他也有邀请对方出席週二的记者会,不过却遭对方拒绝。铁厂也被国能爬入检查据知,位于友爱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对面的铁厂也于同一天晚上,面对国能的突击检查,同样也是通过攀爬篱笆的方式进入工厂範围;不过,前往检查的只有数人,且仅逗留一会便离开。铁厂东主周桂通表示,当天是凌晨2时30分左右,约有5至6人前往,在试着打开门却不果后,对方爬篱笆进入,并叫保安人员打开门。“在进到工厂範围后,可能工厂都是玻璃窗,他们只是用电筒照照后就离开,前往约20分钟。”工业区公会无偷电投诉无拉港新村工业区公会主席江仁波说,国能从来没有知会公会要展开这样的行动,公会也不曾接过任何有关偷电的投诉。他抨击国能职员的行动犹如贼匪,国能有意检查电錶大可以在白天工作时间前往检查,业者随时配合,不需要在晚上行动。他披露,无拉港新村工业区已有十多年,目前有120间工厂,截至目前仅接获两家工厂提出这样的投诉。擅自闯入可依法起诉也是律师的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从法律角度,攀爬篱笆进入的行为已经足以构成擅自闯入他人产业範围的罪行,工厂东主有权利採取法律行动起诉对方。她说,这样的行为对消费者不利,也让人质疑消费者是否受到保护及尊重。“如果国能要採取行动,应该要专业。他们可以在警方陪同下行动,从这起案件看来,警方对他们的行动并不知情。”她反问,如果国能获准擅自採取这样的行动,那是否也意味着其他单位也可以这幺做?她表示,国能要展开检查时,如遇上不合作的东主,大可以向法庭申请搜查令,并在警方陪同下展开行动。‧2011.03.01


上一篇: 下一篇: